抵债资产管理的五类风险及六条建议!

2020-03-25 15:37 admin
律师咨询,法律咨询,问律师,找律师,律师在线咨询抵债资产管理的五类风险及六条建议!以物抵债,顾名思义,是指直接以债务人所有的实物资产抵偿其所负有的现金债务。当前,在宏观经济下行的背景下,商业银行不良压降清收压力趋大,为提高资产运作效率,实现预定经营目标,商业银行在对债务人穷尽一切必要措施后仍无法以货币形式收回债权,若不采取以物抵债措施,则该债权将面临较大损失。

  尽管该类不良贷款处置方式在实务中得到了广泛应用,但由于主客观条件的限制,以物抵债风险层出不穷。

  一是抵债资产管理制度与法规有待健全。

  对于抵债资产管理的法规散见于《商业银行法》《金融企业会计制度》等,而且原则性规定多,可操作性的规定少,例如对于抵债资产接收时价值确定,更多的是商业银行“自治”,而法规对此没有严格的限定。

  二是评估价格不公允。

  部分中介评估机构或者由于人为因素过高地评估抵债资产的价值,或者由于评估时过分关注实物资产的购置价值,而对因时间流逝造成的技术性折旧考虑不充分,造成抵债资产的市场价值与评估价值偏离度较大。若银行以评估价格确认为抵债金额,则抵债资产在后续处置过程中必将险象环生。

  三是抵债资产管理能力弱化。

  一方面,银行作为金融机构,虽然对于货币经营有着丰富的行业经验,但对于实体企业的运作,尤其是机器设备、存货的管理并不专业。当银行以债权人的身份取得抵债资产后,银行不得不“正视”抵债取得的机器设备与存货。由于城市规划的客观实际,企业的厂房、仓库往往位于城乡结合部,与银行的主要经营地距离较远,银行直接派驻工作人员管理的难度较大,即使聘用社会人员负责抵债资产管理,也会因社会人员责任心和能力的差异,无法保证机器设备、存货的完整性、技术性、经济性。

  另一方面,抵债资产的实物管理归属于综合事务部门,抵债资产的账务处理归属于财务管理部门,二者之间制衡机制不健全,互相推诿管理责任的情况时有发生。

  四是财税政策的不确定性,使银行在对抵债资产变更权属时须承担相应的税费。

  简单地说,需要“两步走”,第一步是将抵债资产权属由债务人变更为银行,第二步是银行通过市场化运作将抵债资产出售于意向购买人。银行与税务部门交涉的主要事项围绕税费种类、税率及缴税期间展开,正因相关法律规定不健全,故常常会出现银行、税务部门、债务人、买受人多方博弈。可预见的税费包括但不限于:接收抵债资产的契税、房产交易税以及处置变现时的增值税、土地增值税、印花税等。正因为此类情况的大量存在,商业银行通常会选择账外经营的方式,即抵债资产不办理过户手续,待出售时再进行账务处理,同时受到《商业银行法》第四十三条(商业银行不得向非自用不动产投资或者非银行金融机构和企业投资)规定的限制,对于以股权方式取得的抵债资产,商业银行的通行做法是将该股权过户到其他企业名下,按照协议约定享受股权收益。

  五是抵债资产的市场化不充分。

  《商业银行法》第四十二条规定:“商业银行因行使抵押权、质权而取得的不动产或者股权,应当自取得之日起二年内予以处分。”但实务中,未在两年内变现的抵债资产属于“正常”情况,究其根源,抵债资产没有充分的市场交易空间,即使是近几年网上拍卖、变卖比较盛行,但对于一些地理位置偏僻,技术更新快的抵债资产却少有人问津。为了防止抵债资产闲置,部分商业银行则采取抵债资产自用的策略,在自用时既不纳入固定资产采购计划,履行内部审批程序,也不按照财务制度要求对纳入固定资产使用的抵债资产计提相应折旧。

  有鉴于此,抵债资产管理作为不良资产清收压降的重要课题,需要我们不仅在思想上高度重视,而且需要在实务中加以完善与提升。

  一是选准抵债对象。

  受偿银行不仅要对抵债企业充分调查,选准有变现可能性的资产作为抵债资产,而且要科学研判抵债资产的账面价值、市场价值,了解二者的差异与联系,摒弃“抓到篮子都是菜”“速战速决”等错误倾向。对于抵债资产评估价值的确定,银行要加强与评估机构的沟通与协调,双方就评估的难点、重点、疑点充分交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确保抵债资产评估结果的合理性、真实性。

  二是规范交接程序。

  取得抵债资产无论是银企双方协议还是法院判决,都因有书面依据。前者银企双方须签订《以物抵债协议书》,后者则有法院的裁定书或判决书,取得房产、土地的还应有《不动产权属证书》。法律文书不全或者内容记载不真实、不完整的,银行要及时声明,主张权利。

  三是规范财务保管。

  银行接收抵债资产后,应向债务人、法院出具收据,登记造册。在保管中,建议采取委托有资质的单位代为保管为主,自行雇用社会人员保管为辅,有条件的还应将抵债资产进行集中保管,建立出入库审查审批制度,更为重要的是,银行要不定期地开展巡视、检查、维修、保养,确保财物毁损、灭失。

  四是加强资产处置。

  无论是遵循《商业银行法》第四十二条规定,还是提高商业银行资产资金运作效率,抵债资产处置好比足球赛场的“临门一脚”。传统的处置方式包括区域内市场的拍卖、变卖、招标处理,但在互联网时代,建议银行采取网上拍卖、变卖,并设置保留价的形式,创造交易市场,让越来越多的潜在购买者竞价,并从中选择最佳客户。对于购买意愿真实,购买资金有限的潜在购买者,银行可协商采取分期付款,或给予授信支持的方式加速资产处置。

  五是加强银政沟通。

  金融业作为地方政府关注与支持的重要行业,在抵债资产处置需要主动汇报向地方政府及相关主管部门工作,就抵债资产接收和处置中遇到的困难与矛盾,寻求地方政府的协助与解决,不仅有助于减免抵债资产接收和变现过程中的相关税费,而且促进“三去一降一补”政策的实施,为供给侧改革赋予更大的活力。

  六是建立激励机制。一方面银行可以区分已核销、未核销的贷款业务,根据抵债资产处置难度,设计合理的薪酬机制,按照处置资产的一定比例奖励在抵债资产管理工作中做出突出贡献的工作人员,另一方面可尝试把抵债资产的处置工作外包给有资质的资产管理公司,双方签订协议,约定分成,实现双方利益最大化。

来源:十点法务

友情提示:律师在线咨询免费回复,可直接与专业律师咨询相关法律问题